【福州網站建設】用戶搜索網頁關鍵詞行為有哪些特點

  • 【福州網站建設】用戶搜索網頁關鍵詞行為有哪些特點已關閉評論
  • A+
所屬分類:網絡營銷推廣

【福州網站建設】用戶搜索網頁關鍵詞行為有哪些特點

在福州,很多企業做網站時候沒有站在用戶的角度考慮問題,福州嘉藝網絡燕狂徒十八年的網站建設經驗告訴您,用瀏覽者的視覺方向做網站更有效。

互聯網的迅速發展使搜索引擎成為人們獲取信息的重要工具。傳統的查詢式搜索對有具體答案的事實性問題有效,但難以滿足用戶動態獲取信息的需要。探索式搜索指在用戶目標領域知識匱乏、搜索目標不明晰、搜索路徑不確定的情境下,通過多次交互迭代、更換策略、變化目標、不斷搜索與學習而獲取信息的信息搜尋過程[1]。相較于查詢式搜索,探索式搜索更注重搜索過程的人機交互性、動態性與多面性,強調用戶在探索過程中的學習和調查過程。

任何探索式搜索的過程都是個體學習的過程。探索式搜索過程中,用戶通過對搜索結果的學習來完成領域探索的過程。本文將表象的搜索行為與深層的學習行為聯系起來,探究具體的搜索行為對個體學習的推動作用,并對探索式搜索中的學習效果進行研究,構建的探索式搜索中的個體學習模型將有利于指導用戶的知識構建與創新。

1 相關研究

自Marchionini提出探索式搜索(Exploratory Search)概念后,越來越多的學者將認知心理學理論引入探索式搜索研究,從心理變化、知識構建和學習效果三個方面分析探索式搜索過程中的學習。

1.1 基于心理變化的研究

研究熱點之一是搜索興趣對學習的推動。Miwa等[2]認為,新穎的信息鏈接可以激發用戶的搜索興趣,幫助用戶開展偶遇學習。Klein等[3]通過研究發現,當前搜索情境中獲得的信息能改變用戶的搜索興趣,同時用戶會不斷創建和重構對目前情形的理解,形成支持決定的結構化表示。Tan等[4]根據用戶在搜索過程中表現出的持久的搜索興趣,提出為用戶持續推送新信息、幫助用戶探索和學習的檢索模式。

探索式搜索過程中認知負荷和情感對學習的影響也引起了關注。劉佳等[5]建立了信息檢索認知模型并評價了信息搜索中的認知負荷,發現學習者實際投入的認知資源的量影響學習效果。張云秋等[6]認為,用戶的情緒波動隨著搜索任務復雜程度的增加而變大,表現出復雜認知改變。安文秀[7]提出,以學習為導向的探索式搜索過程中用戶認知變化首先受認知風格、認知能力、知識與經驗的影響,其次是情感因素的驅動。

1.2 基于知識構建過程的研究

學者們研究了探索式搜索中知識構建的規律,并以認知模型的形式加以高度概括。Fu等[8]認為用戶已有知識與網頁上獲取的信息相互影響,福州網站建設并據此提出了“學習主題—用戶知識—網頁信息”的三元組學習模型。Zhang等[9]構建了用戶探索式搜索中的認知過程模型,添加、調整、重構可以改變知識結構。李斐雯[10]提出知識元、知識模塊、知識網絡認知要素,建立了“概念—知識簇—知識網絡”三要素的知識建構模型。孟凡堯[11]對搜索日志進行知識庫構建、關鍵詞概念集構建、概念匹配、概念合并與概念選擇操作,總結了基于分面搜索的探索式搜索概念發現方法。

1.3 探索式搜索中學習效果研究

對于探索式搜索中學習效果的影響因素,研究表明投入到探索過程中的努力未對搜索引擎反饋的結果有影響,但改善了用戶的搜索與學習結果,表現為搜索后測試有更好的表現[12]。同時,搜索系統的關鍵詞列表如含標簽或權重將有利于信息探索,產生更好的學習效果[13]。

探索式搜索中學習效果的評估大多基于搜索后的用戶書面總結,Wilson等[14]設計了基于Bloom分類法的開放式學習檢驗方法,Collins-Thompson等[15]提出知識水平提高、書面總結長度、交互速度等評價學習效果的指標,Medlar等[16]提出一種基于主題模型的辦法,能夠提高專家評判搜索文檔相關性的效率。

綜上,探索式搜索中個體學習行為研究廣受國內外學者的關注,研究主要圍繞個體學習的興趣、搜索情緒、知識構建過程和學習效果的評價展開,但現有研究都將探索式搜索行為過程視為一個整體,未按搜索行為的不同階段與學習行為結合起來進行細粒度分析。

2 探索式搜索行為研究指標

探索式搜索始于信息需求,用戶需結合已有知識對主題概念展開探索,首先應確定搜索策略,輸入檢索詞后搜索引擎會返回搜索結果列表,從中選擇具體的網頁進行訪問或點擊“相關搜索”探索與當前主題相關的概念,之后的探索過程會頻繁地往返于搜索結果列表和搜索頁,并不斷更換搜索策略。根據探索式搜索的一般流程,本文將探索式搜索行為劃分為搜索策略、搜索結果列表、搜索頁3個維度。其中,搜索策略指為獲得信息需求制定的一系列搜索計劃,包括檢索平臺的選擇和查詢串的設計;搜索結果列表包括搜索結果集和相關搜索兩部分,搜索結果集指檢索工具在用戶輸入查詢串后返回的信息集合,相關搜索指在搜索結果列表中點擊“相關搜索”以探索與當前查詢串內容相關的概念,搜索頁指用戶打開搜索結果集某個具體鏈接后的一系列操作,包含搜索頁的瀏覽、翻頁、重復訪問及采納。搜索行為的3個維度13個指標參見表1。

3 個體學習行為研究指標

信息加工理論認為人的認知過程就是對信息的加工過程,涉及人如何注意、選擇和接收信息,如何對信息編碼、內化和組織,以及如何利用這些信息做出決策和指導自己的行為等。以信息加工理論為基礎,本文將探索式搜索中的學習分為學習過程和學習效果評估兩部分。

用戶在捜索學習時,會基于自身先前積累的知識和經驗,經由一系列的諸如感知、判斷、分析等認知活動,將所獲取的新信息吸收并入己有的認知結構中,最終完成知識的建構過程。結合信息加工理論對認知過程的描述,將學習過程進一步劃分為發現知識、獲取知識、篩選學習內容、學習知識和建構知識。建構主義學習理論認為[24],建構知識是以學習者本身己有的知識經驗為基礎的主動建構,包括同化(Assimilation)和順應(Accommodation),同化是指學習者對情境的使用或轉變過程,順應是指學習者為了從情境中接受某些東西而調節自身認知結構的過程。本文將前者稱為“概念更正”,后者稱為“知識聯系”,它涉及概念之間的關系。更進一步地分析知識聯系,聯通主義認為[25],知識以動態形式加以組織,學習是為了聯通與聚合各節點,個體會不斷調整和重塑,以適應信息更替,這是一個試誤的過程,因此用“估計概念間聯系”和“確定概念間聯系”兩個環節來表示。綜上,本研究確定學習過程包括發現知識、獲取知識、篩選學習內容、學習知識、概念更正、估計概念間聯系、確定概念間聯系7個指標。

對于學習效果的評估,沿用一般采用的成本—收益思路。學習過程中時間的有效性是最顯著也是最易于量化的指標。而學習收益包括知識水平和操作技能兩個方面。知識水平的提升借鑒了Bloom教育目標分類法[26],該理論將認知過程模塊分為初級認知和高級認知。其中初級認知包括記憶、了解和應用,分析、綜合和創作屬于高級認知。本研究用“習得知識”表示初級認知,用“分析綜合”和“知識創新”概括高級認知。對于操作技能,本研究主要考慮“搜索能力提升“。綜上,確定學習效果評價指標為學習時間有效、習得知識、分析綜合、知識創新、搜索能力提升。需要說明的是,因未找到合適的領域專家對搜索后的書面總結打分從而測定學習效果,故選擇使用用戶感知的學習效果。

探索式搜索中個體學習行為研究指標見圖1。

表1 探索式搜索行為研究指標

指標 釋義 設計目的 參考來源 備注
搜索策略 檢索平臺切換次數 更換搜索引擎或文獻數據庫的次數 反映用戶對主題探索的深入程度及對當前檢索結果的滿意程度 文獻17、 18
查詢串更換次數 輸入不同查詢串的次數 體現該階段用戶檢索策略的動態性 文獻18-20
查詢串平均長度 每個查詢串的平均長度 記錄用戶查詢詞的使用情況 文獻17、21 計算方法:查詢串總長度÷查詢串更換次數
搜索結果列表 搜索結果集

平均瀏覽時間

用戶瀏覽查詢串搜索結果集直至點擊某一網頁前所消耗的平均時間 記錄用戶對每個搜索結果的探索過程 文獻19 計算方法:搜索結果集總瀏覽時間÷查看搜索結果集總頁數
搜索結果集

平均翻頁次數

每個查詢串在結果列表中的平均翻頁查看次數 反映探索的深入程度 文獻18、20、22 計算方法:搜索結果集總查看次數÷查詢串更換次數
相關搜索次數 點擊搜索結果列表中“相關搜索”的次數 反映用戶對相關主題的探索過程 文獻18
搜索頁 訪問網頁數目 瀏覽網頁的次數之和 分析用戶探索式搜索的廣度 文獻19、20、23
網頁平均瀏覽時間 打開網頁瀏覽到打開新網頁前所消耗的平均時間 記錄用戶瀏覽具體信息的探索過程 文獻6、15 計算方法:網頁瀏覽總時間÷訪問網頁數目
網頁平均翻頁次數 瀏覽每個網頁時的平均翻頁次數 反映用戶詳細閱讀的數量 文獻23 計算方法:網頁總翻頁次數÷訪問網頁數目

期刊、論文等文獻資料以實際瀏覽的頁數為準;不設置“下一頁”的網頁1屏為1頁

精讀次數 在網頁保持靜態超過8秒的次數

[20]

表示對當前內容的深入探索情況 文獻19、20
網頁鏈接深度 點擊網頁內鏈接的次數 表示對當前內容相關知識的探索情況 文獻6、20、23 取當前階段網頁鏈接深度的最大值
重復訪問網頁次數 重新訪問的網頁次數之和 反映探索式搜索的循環反復性 文獻3、21、22 包含當前階段對同一個網頁的多次訪問及當前階段訪問上一階段已查看的網頁
被采用的網頁數目 被用來回答問題的網頁數目 體現搜索結果滿足需求的程度 文獻19、20

4 研究設計

4.1 研究方法

采用行為實驗法收集用戶的搜索數據,通過問卷收集用戶的學習過程與學習效果數據。探索式搜索過程中用戶的搜索需求會不斷變化,搜索路徑充滿不確定性,錄屏軟件的運用可以全面記錄所有交互過程。

4.2 實驗對象

探索式搜索是對開放性問題的深入思考,需具備一定學歷背景的人群才能很好地完成探索式搜索實驗。由于搜索實驗較為復雜,要達到大樣本非常困難?,F有的搜索實驗研究中實驗者數量大多為十幾至幾十人,如張云秋團隊在進行用戶認知行為[6]和探索式醫學搜索行為研究[7]時分別有51位和30位參與者;Miwa等[2]招募16位實驗者研究了搜索興趣對探索過程的影響;李斐雯[10]和孟凡堯[11]分別選取10和25人開展了探索式搜索中的知識建構過程研究;在學習指標及學習效果的研究[13,14,15]中,實驗者數量在30-40之間。因此,基于科學性和可行性的考慮,本研究計劃招募在校大學生30名左右參與實驗。

4.3 搜索任務

探索式搜索的前提是用戶對某領域有興趣,但卻沒有具體了解,搜索任務目標不確定,也沒有統一答案。根據以上特點,本研究設計的搜索任務為:全世界每年有千千萬萬的人死于癌癥,攻克癌癥已成為人類的終極目標。假設你是一位學者,將撰寫一篇關于癌癥疫苗的文章,你需要盡可能多地了解該主題的信息并進行學習,直至你對這一探索與學習過程感到滿意為止。該任務搜索目標相對模糊,需通過多次探索獲取足夠的信息,體現了搜索過程的不確定性,符合探索式搜索的特征。

4.4 問卷設計

學習過程及學習效果問卷均采用李克特五點量表,實驗者需根據實際的搜索和學習情況選擇分值,其中1為不準確,5為非常準確。

根據4中提出的個體學習行為測量指標,結合Zhang等[9]、李斐雯[10]的研究,對學習過程指標設置具體問項。獲取知識包括網頁和超鏈接2個信息源,篩選學習內容包括放棄主題無關內容以及放棄搜索不感興趣內容,確定概念間聯系包括總分和歸類,以上指標均設置2個題項。估計概念間聯系和搜索能力提升設置了3個問項,前者包括意識概念間聯系、意識概念間區別和猜想聯系3個問項,后者包括使用搜索引擎相關鏈接的能力、使用文獻數據庫高級檢索功能的能力及使用文獻數據庫知識節點探索新知識的能力3個問項。其余指標均設置1個問項。

4.5 實驗流程

實驗準備階段,實驗組織者在實驗場所計算機上安裝火狐瀏覽器和錄屏軟件WebEx Recorder,告知實驗者實驗內容、流程和注意事項,實驗者學習使用錄屏軟件。實驗者執行搜索任務時同時開啟火狐瀏覽器和錄屏軟件,直至搜索到所有滿意答案不愿繼續探索為止。實驗完成后,實驗者保存視頻并填寫學習過程及學習效果問卷,工作人員確認無誤后實驗結束。

搜索實驗于2018年4月13日進行,共31名實驗者參與實驗。實驗前對實驗者的搜索能力及主題認知情況進行評估,確保實驗者均滿足具有一定信息搜尋能力但對主題不熟悉的特點。因2人沒有錄制完整的視頻,4人搜索時間過短,因此有效數據樣本為25份。

5 探索式搜索不同階段的學習行為

探索式搜索過程可分為快速瀏覽、細致瀏覽和集中搜索三階段[6]。實際上,探索式搜索過程及其對應的學習過程均呈現階段性變化的特征,可以通過搜索式搜索的階段劃分在用戶行為時間軸上確定時間節點,分階段研究探索式搜索中的學習行為,這是本研究的創新。階段劃分的具體操作為:將搜索時間三等分,在時間節點處根據查詢詞的變更情況將同義詞或近義詞歸為一類,采用就近原則劃分其所屬的搜索階段,從而確定實驗者每一階段的具體搜索時間。

分階段整理搜索實驗數據,與問卷數據一同輸入SPSS。數據分析思路為:搜索數據為連續變量,學習數據為有序分類變量,故兩者的相關性使用Spearman相關系數,進一步通過回歸分析確定不同階段的探索式搜索行為對個體學習行為的具體影響。匯總具有顯著影響的指標對見表2。其中“搜索結果集平均翻頁次數”、“被采用的網頁數目”以及“搜索能力的提升”是不施與影響和不被影響的孤立指標,因此予以刪除。

5.1 快速瀏覽階段的個體學習行為

1)搜索策略對個體學習行為的影響。 “檢索平臺更換次數”對“確定概念間聯系”表現出顯著負相關,快速瀏覽階段實驗者僅對主題概念進行了解,檢索平臺更換次數的增加不利于確定知識概念間的聯系??焖贋g覽階段的搜索策略與學習效果沒有顯著相關性,探索學習的初始階段,用戶使用寬泛的檢索詞及相近詞訪問多個網站或搜索平臺,試圖找到一篇內容完備的文檔完成所有搜索任務,故出現頻繁更換查詢串和切換搜索平臺卻不進行深入探索的現象,對于學習效果自然未產生影響。

表2不同階段的探索式搜索對個體學習行為的影響 導出到EXCEL

因變量:個體學習行為

自變量:探索式搜索

學習過程 學習效果
發現知識 獲取知識 篩選學習內容 學習知識 概念更正 估計概念間聯系 確定概念間聯系 學習時間有效 習得知識 分析綜合 知識創新
搜索

策略

檢索平臺切換次數 --(1)
查詢串更換次數 +(2) +(2)
查詢串平均長度 +(3) +(3) +(3)
搜索結果列表 搜索結果集平均瀏覽時間 +(3) +(3) +(3) --(1)

+(3)

相關搜索次數 +(2)
搜索頁 訪問網頁數目 +(1)
網頁平均瀏覽時間 +(3) +(2)

+(3)

網頁平均翻頁次數 +(3)
精讀次數 +(2)
網頁鏈接深度 +(2) +(2)
重復訪問網頁次數 +(1)

注:① +表示顯著正向影響,--表示顯著負向影響;② 括號中的數字對應搜索行為的三個階段。

2)搜索結果列表對個體學習行為的影響??焖贋g覽階段用戶在搜索結果列表頁面進行的各項搜索活動對學習過程均未產生顯著影響。從三階段搜索結果列表平均瀏覽時間、平均翻頁次數以及相關搜索次數的比較(見圖2)可知,由于實驗者欠缺領域知識,搜索目標不確定,在快速瀏覽階段往往有隨意瀏覽行為,快速查看搜索結果集,基本不出現翻頁查看和相關搜索操作,對于學習的影響可以忽略。

“搜索結果集平均瀏覽時間” 顯著負向影響“知識創新”,表示用戶在快速瀏覽階段對主題了解不多,瀏覽搜索結果集僅為找到最合適的文檔減少學習時間,并未獲取許多有用知識,長時間瀏覽只會模糊了用戶對主題概念的理解,不利于知識創新。

3)搜索頁對個體學習行為的影響?!霸L問網頁數目”對“發現知識”、“重復訪問網頁次數”對“概念更正”存在顯著的促進作用。探索初期訪問網頁數目越多,越有機會發現新知識;重復訪問網頁次數越多,越能發現已有知識的誤區,進行概念更正。

快速瀏覽階段搜索頁的各項操作對學習效果均未產生影響,表明此階段為學習的初始階段,學習目的與內容尚不明確,對網頁內容的瀏覽、翻頁等操作并未使用戶感到學習有效。

5.2 細致瀏覽階段的個體學習行為

1)搜索策略對個體學習行為的影響。細致瀏覽階段實驗者更換查詢串的平均次數為2.64,高于另兩個階段的1.52和2.28,更多使用“癌癥疫苗研究現狀”“癌癥疫苗應用”等具體查詢詞獲取系統全面的知識?!安樵兇鼡Q次數”促進“學習知識”?!安樵兇鼡Q次數”對“分析綜合”具有顯著正向影響,查詢串更換越頻繁,越有利于用戶進行知識的辨別、組織、檢驗。

2)搜索結果列表對個體學習行為的影響?!跋嚓P搜索次數”與“發現知識”有正向影響,點擊相關搜索次數越多,發現新知識的可能性越大。搜索結果列表的操作均未對學習效果產生顯著影響,因為實驗者的搜索數據與學習過程數據同樣表示除“相關搜索次數”對“發現知識”有影響外,搜索結果集的瀏覽與翻頁未對學習過程產生顯著影響,對學習效果的影響就未能得到體現。

3)搜索頁對個體學習行為的影響?!熬W頁平均瀏覽時間”顯著影響“確定概念間聯系”,具體表現為網頁平均瀏覽時間有利于對不同的概念進行歸類,此外,“網頁鏈接深度”推動“學習知識”過程。網頁瀏覽時間越長,對概念的理解越深刻,越能確定概念間的聯系,并將其置于合適的類別;鏈接深度越深,越能偶遇知識,學習新知識。

“網頁鏈接深度”顯著影響“習得知識”效果,用戶探索的程度越深,獲得的知識越多,掌握的知識越多。同時,“精讀次數”顯著影響用戶對“學習時間有效性”的評判,用戶詳細閱讀次數越多,越能找到有用信息,對學習的時間花費越滿意。

5.3 集中搜索階段的個體學習行為

1)搜索策略與學習過程。實驗數據顯示集中搜索階段查詢串的平均長度最長,而“查詢串平均長度”與“估計概念間聯系”顯著相關,意味著該階段查詢詞越長、使用的限定詞越多,實驗者猜想聯系的能力越強。

集中搜索階段搜索策略與學習效果的相關性體現在“查詢串平均長度”對“習得知識”和“知識創新”的顯著影響上。用戶使用的查詢串長度越長,學習與創新知識的效果越好。該階段用戶對主題信息的不確定性減少,開始使用“肺癌疫苗最新研究”一類的專指檢索詞,以獲得更具體的學習內容。用戶增加限定詞進行概念間聯系的猜想,展開深層次的關聯學習,進行某種程度上的高級認知建構。

2)搜索結果列表對個體學習行為的影響?!八阉鹘Y果集平均瀏覽時間”與“發現知識”、“獲取知識”、“估計概念間聯系”存在顯著相關性,表明集中搜索階段對搜索集的瀏覽有效促進了知識獲取、新知識發現和估計概念間聯系等學習環節。

搜索結果列表的“搜索結果集平均瀏覽時間”顯著影響“知識創新”,因為在集中搜索階段用戶對主題了解深入,搜索目標明晰,僅通過搜索結果集的網頁標題或文章摘要就能判斷信息的適用性,進而展開聯想與查詢詞的重構,以發現未知或提出新思路,達到知識創新的目的。

3)搜索頁對個體學習行為的影響?!熬W頁平均瀏覽時間”顯著影響、“篩選學習內容”和“確定概念間聯系”,具體表現為網頁瀏覽時間越長,用戶越能發現感興趣的信息,越容易放棄搜索不感興趣內容,越能加深對探索到的知識的理解,綜合知識的能力越強。此外,“網頁平均翻頁次數”顯著影響“習得知識”水平,網頁翻頁程度越深,了解、記憶等初級認識的效果越好。

6 結論與分析

綜合以上分析,構建如圖3所示的探索式搜索中個體學習行為的三階段模型。根據前文揭示的探索式搜索不同階段的學習行為特征,以及信息加工理論的支撐,本文將三階段分別命名為基礎知識學習、主題內容深入學習、基于興趣的專項學習。信息加工理論提出了認知建構的二級過程[27],首先是基本過程(Primary Process),粗略地轉換信息,以便根據貯存信息形成想法,對應著本文模型中的基礎知識學習階段:其次是二級過程(Secondary Process),是比較精致地轉換和建構觀念和映象。伴隨著二級過程中用戶主體地位的提高,個體意圖和期望對學習行為影響越來越大,從主題內容深入學習中分離出基于興趣的專項學習正是體現了學習中主體認知逐漸增強的變化趨勢。

6.1 探索式搜索對學習過程的影響

在學習初期,個體對基礎知識進行學習,了解主題領域的基本概念。學習者更換查詢詞的頻率低,訪問網頁數目多,以求發現完備的主題知識;對“百度百科”“維基百科”等記載“癌癥疫苗”知識密集的網頁重復訪問頻率越高,越能加深對基礎知識的理解與學習,更正對主題內容已有認知中的錯誤。

采用寬泛的查詢詞對基本概念進行理解與記憶后,學習者短時間內增加相關知識儲備。在此基礎上個體更易采取頻繁更換檢索策略、細致瀏覽搜索網頁的方式形成系統的知識結構,表現出對于主題內容的深入學習行為。學習者頻繁采用切換查詢詞和點擊“相關搜索”操作,發現并獲取相關知識。通過深度鏈接及對網頁長時間深入瀏覽,個體可以學習當前階段檢索平臺反饋的知識,達到記憶的效果;長時間的網頁瀏覽同樣對確定概念間聯系起決定作用,網頁瀏覽時間越長,對知識的理解越透徹,歸類概念的能力越強。

隨著探索過程的不斷深入,學習者對于主題信息的不確定性逐漸下降,發現自己感興趣的內容,搜索目標越來越明確,從而進入基于興趣的專項學習階段。此階段學習個體會長時間瀏覽網頁篩選學習內容,選擇與主題相關度大且感興趣的內容,使用“肺癌疫苗”“蓮見疫苗”“宮頸癌疫苗”等專指查詢詞進行探索學習。學習個體通過瀏覽搜索結果集發現并獲取新知識,進而意識到概念間可能存在的聯系,并通過頻繁更換查詢詞、增加查詢串長度提出對概念間聯系的猜想;長時間瀏覽網頁對提出的猜想進行探索,確定不同概念間的關系。

6.2 探索式搜索對學習效果的影響

基礎知識學習階段,用戶使用較少的查詢詞訪問多個網站,僅在短時間內增加主題概念的基本了解,對于整體的學習效果影響不大,頻繁地切換檢索平臺反而會模糊對主題的認識,對學習效果產生消極影響。

隨著用戶基本知識的增加,個體進入深入學習階段。用戶頻繁地更換查詢串,探索與主題相關的每一個知識點,為知識概念的分析綜合提供豐富的理論知識。該階段對搜索頁內容的學習至關重要,詳細閱讀搜索頁的次數越多,越能讓用戶獲得學習有效的滿足感;對搜索頁提供的鏈接探索的程度越深,越能幫助用戶發現相關度大的知識,推動認知構建的進程。

進入基于興趣的專項學習階段,用戶有了明確的學習目標,在搜索過程中更注重查詢詞的使用。除使用專指的查詢串外,用戶還將對概念間聯系猜想通過增加限定詞的方式表現出來,因此查詢串的使用對于用戶習得與創新知識效果有著重要影響。此階段用戶對網頁翻頁次數越多,習得知識的效果越好;在搜索結果集中投入的努力越多,創新知識的水平越高。

7 結束語

本研究通過實驗模擬問題情境,運用問卷調查和實驗視頻分析考察探索式搜索情境下用戶的搜索行為及其影響的具體學習行為,提出了探索式搜索過程中的學習模型,可以為開發設計更適合用戶學習的探索性搜索系統提供參考。研究的不足之處在于,行為實驗的問題情境某種程度上削弱了實驗者的探索興趣,搜索中的探索特質未能得到充分體現,此外人工視頻分析難免會存在誤差。后續研究將進一步完善實驗設計,設計多個搜索任務供實驗者選擇,更為充分地體現探索性,采取日志分析、眼動分析等方法,將主觀誤差減小到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