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聞網站建設:網絡新聞傳播的新構造如何設計

  • 福州新聞網站建設:網絡新聞傳播的新構造如何設計已關閉評論
  • A+

福州新聞網站建設:網絡新聞傳播的新構造如何設計政治學家哈羅德·拉斯韋爾提出大眾傳媒的三項功能—— — 監測社會環境、協調社會關系、傳承文化 。 在微觀層面,媒體要幫助個人客觀地、正確地認知社會;在宏觀層面,媒體要為國家發展和社會進步起到正向推動作用。為了使大眾傳媒能夠有效履行這些社會責任,學界進行了大量的研究,發現互聯網時代傳播格局的重構及其新挑戰。

監測社會環境、協調社會關系是媒體的社會功能,媒體在很大程度上界定了個人的社會認知,在推動國家發展和社會進步上具有重要作用。 在大眾傳媒時代,由于傳播權利的不平等性與傳播主體的選擇性,媒體所構建的社會場景不可避免地會在一定程度上偏離客觀現實。 互聯網實現了傳播工具的革命,終結了信息壟斷時代,重構了傳播格局,使普通人擁有了自由發布信息和參與傳播的權利,因此曾被認為必將成為一種理想的社會認知工具,但近年來網絡信息空間亂象叢生,出現了一系列與預期相反的景象。 文章通過對互聯網傳播結構與傳播模式的分析,發現其具有不同于大眾傳媒的信息二次選擇機制,并進而導致了偏態傳播現象,即偏好于傳播少部分具備特定屬性的信息。 經由這種機制選擇出來的信息更容易實現大范圍傳播,從而形成顯著的社會影響力;但這些信息并不一定是真實的、重要的、足夠完整的、具有代表性的,其內含的解釋框架也并不一定是公正的、客觀的、合乎社會規范原則的。 因此,互聯網媒體現實也會在某些方面偏離社會現實,在媒體框架競爭中也會存在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對于互聯網媒體偏態傳播特性及其可能產生的負面效應,應有深刻的、前瞻性的認識,并尋找切實有效的治理對策。

在中國和平崛起的關鍵時期,在國際格局深刻調整變化的背景下,習近平多次強調,要加強互聯網內容建設,建立網絡綜合治理體系,營造清朗的網絡空間,因此尤其需要新媒體在治國輔政、凝聚共識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 本專題立足于當前互聯網傳播的現實,在梳理國內外相關成果的基礎上,致力于將新理論、新方法、新數據運用于網絡社會問題的研究,探索互聯網傳播規律。 《互聯網時代傳播格局的重構及其新挑戰》從互聯網傳播結構與傳播模式的分析入手,研究互聯網新媒體不同于大眾傳媒的信息選擇機制、偏態傳播特性和形成機理,在此基礎上解釋網絡空間復雜多變的傳播現象,及其對個人社會認知、主流價值觀塑造、社會共識形成等諸多方面的影響。

《創新性地以復雜系統理論剖析傳播效果研究遭遇困境的原因, 運用基于主體建模與仿真方法對傳播效果進行計算機模擬研究,并探討了將計算社會科學兩大研究范式—— — 社會模擬與數據密集型知識發現—— —相結合的可能性。 《能否讓算法定義社會》分析新聞算法推薦系統的負面功能及其形成原因。 通過對算法基本原理的分析,發現當前的推薦系統在提高用戶信息獲取效率的同時,不可避免地會帶來信息失衡、信息歧視問題,且存在信息操縱的隱患。 要有效應對這些問題,有賴于政府、企業和公眾之間的協同治理。 《互聯網負面新聞偏好對患方信任的影響》將大數據分析與傳統數據計量方法相結合,發現當前互聯網用戶對醫患關系新聞具有明顯的負面偏好,這種偏好不僅導致信息傳播的偏態,還加劇了公眾對醫療的不安全感,降低了對醫生的信任。 4 篇文章分別從互聯網的傳播機理、傳播效果、推薦算法以及網絡負面新聞的社會影響幾個維度觸及到了互聯網傳播的若干重要問題,力圖從新的視角觀照互聯網傳播規律,以為“提高用網治網水平,使互聯網這個最大變量變成事業發展的最大增量”提供新的思路和理論依據。并指出了傳統媒體的諸多局限,并一直試圖尋找改進的辦法。 世紀之交,隨著互聯網全球范圍內的普及,新媒體強勢崛起,其覆蓋面與影響力均已超越傳統媒體。 互聯網實現了傳播工具的革命,起初很多人認為,由于互聯網能夠給克服傳統媒體的局限,它將成為一種理想的媒體;但事實證明,互聯網使當今社會的傳播生態空前復雜化,它在解決舊問題的同時,也帶來了一系列新的問題和挑戰。 在中國和平崛起的關鍵時期,在國際格局深刻調整變化的背景下,尤其需要媒體在治國輔政、凝聚共識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 因此,互聯網是一個對當今社會發展具有重要影響的新變量,加強互聯網內容建設,凈化網絡空間信息生態,建立網絡綜合治理體系,是一項緊迫而重要的任務。要完成這項新任務,必須首先深刻認識互聯網傳播復雜多變的現狀,立足于當前互聯網傳播的現實,探索新媒體的傳播規律及其與社會環境之間的復雜互動。 在此基礎上,才能真正建設和創新傳播手段,提高新聞輿論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公信力,使互聯網這個最大變量變成事業發展的最大增量。

一、大眾傳媒時代:權利不平等與選擇性傳播

(一)外驗知域:媒體界定認知社會認知是個人根據環境中的社會信息對他人或事物作出推測與判斷,形成對他人與社會的基本看法,進而接受社會價值觀和行為規范的過程。

個人要謀求生存和發展,必須認識、理解社會,從而確定自己的行動方向和行為方式。社會認知的第一步是接觸、獲取社會信息,其方式主要有三種:一是憑借個人的親身經歷,二是通過人際傳播,三是借助于媒體。 這三種信息來源塑造著個人的社會信息環境。 隨著人類社會的進步,個人所需信息的范圍一直在不斷擴大,其社會信息環境的組成也在發生變化,通過親身經歷和人際傳播所獲信息所占比重越來越小,從媒體所獲取信息所占比重則越來越大。

在傳統社會,個人主要依靠親身經歷與人際傳播來獲取社會信息。 自進入工業化時代以來,日益廣闊的現實環境遠遠超出個人親身經歷、實踐的范圍,人際傳播也越來越無法滿足個人不斷增加的信息需要。梅爾文·德弗勒指出,城市工業社會區別于鄉村社會的一個顯著特點是異質性人口組成社區,親朋鄰里的人際交流不再對個人的工作和生活起主要作用,人們越來越多地依賴媒體來獲取自己所需的信息 。對世界上許多事物和發生的事件,人們都是借助媒體成為“間接目擊者”。 正如李普曼所言,“對于所有這些事例,我們尤其應當注意一個共同的因素,那就是楔入在人和環境之間的虛擬環境”。 總之,在現代社會,媒體傳播的信息在個人信息環境中所占的比例持續上升,公眾對媒體的依賴也隨之不斷增強,媒體信息對個人社會認知的影響更為顯著。 因此,尼爾·波茲曼說“媒介即認知”。

對于個人來說,媒體提供的社會信息可劃分為三個區域:

( 1 )經驗域,個人能夠親身經歷、實踐的區域;

( 2 )知識域,個人雖然沒有親身經歷、實踐,但憑借已掌握的可靠知識能對信息進行正確判斷的區域;

( 3 )外驗知域,個人既沒有親身經歷、實踐,憑借已掌握的可靠知識也不足以作出正確判斷的區域。

對于外驗知域信息,個人不僅不能通過親身經歷來驗證其真偽,并且無法憑借既有知識對之有效推理判斷,所以會自覺或不自覺地依靠媒體的提示、引導來理解,參照媒體提供的觀點、立場來思考。 因此,所謂“媒介即認知”,更為準確地說,是媒體實際上界定了個人外驗知域的社會認知,它在很大程度上決定個人從何種角度認識社會,影響著個人對社會的思考和態度的形成。在當今的信息技術革命與全球化背景之下,技術進步日新月異,新生事物層出不窮,世界各局部之間的聯系日益緊密,社會變遷不斷加速,個人需要了解、掌握的外驗知域信息持續增多。 換言之,媒體對個人社會認知具有越來越大的界定作用,也正因如此,媒體的社會責任不斷被強調。

要幫助個人客觀地、全面地認知社會,媒體應該持續不斷地關注社會環境的變化,及時以新聞報道等方式向公眾提供社會信息,并且這些信息應該是真實的、重要的、足夠完整的、具有代表性的;媒體要為國家發展和社會進步起到正向推動作用,就必須及時報道和肯定有利于國家發展和社會進步的積極因素,揭露和批評各種消極因素,并且態度應該是客觀的、公正的、合乎社會規范的,以引導人們正確思考,為人們提供行為示范。

讓媒體真實地反映和評價社會事實,使之成為公眾認識世界的窗口,一直是媒體人的理想。然而,西方近百年來對大眾傳媒的研究所得出的結論卻是—— — 媒體人所期望的這種理想狀態從來沒有實現過。雖然媒體在持續發揮推動國家發展和社會進步的正向功能,但其負面作用也一直如影隨形。

(二)大眾傳媒時代的偏離:客觀現實與媒體現實以報紙、廣播、電視為代表的大眾傳媒是否能夠成為現實社會的一面鏡子,讓人們通過它來認識真實的世界,一直是 20 世紀社會各界最為關注的問題。 新聞傳播學、政治學、社會學、社會心理學、經濟學等領域的學者對這一問題進行了大量的研究,所得出并被普遍接受的結論是—— — 大眾傳媒并未成為現實社會的鏡像,它向我們呈現的世界不僅是殘缺不全的,而且包含有虛假、扭曲的成分,是一個將信息進行選擇、加工并使用簡單化方法重構出來的“虛擬環境” [5] 。 盡管“虛擬環境”以真實世界為藍本,但并不等同于我們身外的客觀現實,而只是一種“媒體現實”。

至于媒體現實偏離客觀現實的原因,主要在于其有限的信息承載能力,任何大眾傳媒都不可避免地會遺漏很多事實和場景,都不可能“全息式”地反映社會現實。一些對于社會認知不可缺少或非常重要的信息,有時會被媒體忽視,甚至完全置之不理,從而導致社會信息的不完整性。 不過,這種信息遺漏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大眾傳媒在內容生產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對社會信息進行有意識地篩選與過濾,亦即它會選擇性地向受眾呈現客觀現實,這一現象可以稱之為“主體選擇性傳播”。

媒體內容生產是一個多種因素交互作用的復雜過程,它既受到媒體自身結構因素的影響,也被環境因素制約和左右。自身結構因素包括媒體組織方式、媒體工作者、媒體日常工作慣例等多個方面。

環境因素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社會意識形態、文化價值觀形成的約束;二是媒體機構之外的各種政治、經濟、文化組織的訴求;三是目標受眾的興趣、偏好等。 這些因素對媒體內容生產的影響,最突出表現是媒體政治化和媒體市場化。